资深矿工观点 监管将至,比特币矿工路在何...

监管将至,比特币矿工路在何方?

最多浏览

观点 | PoW 有效率

额外的能量消耗提高了我们的生活水平。

5.24《比特币BTC/以太坊ETH/行情分析+策...

摘要:顺应趋势,才能获益满满前言:顺应趋...

分析:“庶民的盛宴”,Chia挖矿全解析

目前Chia还处于早期红利阶段,在FOMO情绪的带动下,Chia的火爆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你看过等待戈多没有?”

“现在我就很契合这个状态。”

5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根据八类对象分别提出不同的打击惩戒策略。

一纸公告,让内蒙所有加密货币的矿工进退维谷。

身处内蒙的比特币矿工奋强,坐立难安,在等待着注定会来的政策落地。 

到底是走是留?这是目前所有内蒙矿工乃至全国矿工都密切关心的一个问题……

事实上,不仅是矿工,随着监管的趋严,整个行业都为之震颤。 

就在公告发布的当天,比特币就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跳水,在此之后,比特币像水银泻地一般两天跌去10000美元,整个加密货币行业陷入了恐慌……

监管再一次来临

事实上,此次发布的《公告》并非是内蒙古第一次对辖区内的加密货币挖矿发出监管的声音。

今年2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就发布了《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意见稿》显示,为了完成内蒙古自治区“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将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并且提出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后续的“打击”接踵而至。

5月18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官方公众号转载了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中银协和互金协会发布的联合公告,明确金融机构、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

5月19日早间,内蒙古发改委也发布公告,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全面受理关于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信访举报。

紧接着,5月21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特别强调“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此后,5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根据八类对象分别提出不同的打击惩戒策略,征求意见时间为2021年5月25日至2021年6月1日。 

《意见稿》指出,对通讯企业、互联网企业等主体存在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相关规定,由主管部门依法吊销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严肃追究责任。

对于存在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相关企业及有关人员,按有关规定纳入失信黑名单;对公职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参与虚拟货币“挖矿”或为其提供方便与保护的,一律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处理。 

伴随着监管的逐渐加码,也使得加密货币行业其他与挖矿相关的企业感受到了“危险”。

5月20日,矿业公司比特小鹿全资子公司Dory Creek宣布与BIT Mining一起投资建设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加密货币矿场。

仅仅6天后,5月26日,比特小鹿便屏蔽了所有中国大陆地区IP,并声明将确保平台不向中国大陆地区居民提供服务。 

而据一位接近比特大陆的人士告诉深链财经,当前比特大陆不少员工处于放假状态。原因之一,就在于监管将至,市场对于矿机的需求锐减。

今年牛市的时候,一台蚂蚁S19官方售价为3.65万元,但其场外价格最高已经炒到6到7万元,甚至有价无市,发货时间排到了今年10月份。

然而,当政策出台之后,S19的场外价格就降到了4到5万元,并且比特大陆原先设立在内蒙古达利特的分公司也已经注销。 

面对汹涌澎湃的监管大潮,全国各地的加密货币从业者战战兢兢。

而身处监管风暴正中心的内蒙古,这种感觉可能更加强烈。 

为什么是内蒙?

如果来统计全中国最适合挖矿的省份,那么无论如何都不能避开新疆、内蒙古、甘肃,以及云南、贵州、四川。 

这其中,全国最大的加密货币挖矿聚集区就在川贵地区,特别是四川,依靠廉价的水电,水电相对较为清洁,但问题在于存在枯水期不够稳定。

而第二大加密货币挖矿聚集区则在煤矿资源丰富的内蒙古,之所以能够吸引广大矿工的入驻,一方面是因为其地广人稀,对于占地面积大,又非常依赖散热的大型矿场来说,选择在这些地区挖矿,能够以更为低廉的价格租到地皮,并且较高纬度、较低的气温以及一马平川的交通能让矿机获得优质散热条件的同时也更方便进行矿机的迁移。

此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新疆、内蒙古等地煤矿资源发达,也就促使当地的火电价格远远低于其他省份。 

根据2021年内蒙古电费收费标准来算,最大需量的大工业用电每千瓦/月的价格在28元,而同期北京的价格则在48元,二者相差71%。

因此,廉价的电力供应、利于建厂和散热的地理条件,以及当地的开放性政策,使得内蒙古一度是十分理想的矿场建造地。 

据媒体报道,在高峰时期,鄂尔多斯的矿场一年可以挖出十几万枚比特币。

据剑桥大学编制的比特币电力消耗指数,目前中国约占全球所有比特币挖矿算力的65%,仅内蒙古就占8%,而美国只占7.2%。

单一个内蒙古的比特币算力,就超过美国。

然而,好景不长。从今年开始,从内蒙古开始,包括新疆、四川等全国各地的矿场聚集的省份,纷纷开始了对于加密货币挖矿的打击。 

其中,尤数内蒙古最甚,其力度之大,前所未见。

也正因此,内蒙古此次出台的一系列监管措施也被称为“史上最强监管”。

之所以内蒙古政府会一改往日态度,开始对加密货币挖矿进行大刀阔斧的监管,市面上猜测的原因有很多。

有的人认为,是因为在今年两会中,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碳中和”、“碳达峰”等新概念。 

这些概念是中国在2020年的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做出的承诺,在此提案里,目标是在2021年将该地区能源消耗增长降低到约1.9%。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9月,据《中国环境报》数据显示,经济总量占全国1.7%的内蒙古,却消耗了全国5.2%的能源。创造的经济价值和消耗的能源不匹配,这就使得内蒙陷入了能源困境。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并且响应碳中和的号召,内蒙古政府曾于今年2月开会,决定内蒙古全区单位地区生产总值能耗降低3%,能耗控制在500万吨标准煤以内。 

既然要节能减排,那么以挖矿为主,耗电量巨大且颇受争议的加密货币矿场自然首当其冲。

不管是什么原因,对于加密货币挖矿而言,监管确实是实打实的来临了。 

矿工该去哪儿?

“目前由于详细的政策还没有落地,所以我们还在观望。”新疆的矿工小凤告诉深链财经,“大方向上,我们还是拥抱监管的。” 

等待靴子落地的矿工不在少数,还在内蒙没有选择离开的矿工奋强同样也在等待。 

有的在等待,但包括矿工路平在内的很多矿工已经准备离开了。

“我一看到这个消息,就感觉头皮有点发麻,晕晕乎乎,好半天才缓过劲来。”路平告诉深链财经,“然后我就打开手机开始寻找在新疆、四川挖矿的朋友的联系方式。”

其实,自从今年2月25日,内蒙古政府发布《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之后,内蒙古的矿工们就断断续续地开始离开了。 

“拆线、分装,联系场地,委托运输,然后再卸货、装机。” 

就像住了十几年的房子,突然要搬迁一样,不复杂,但是很繁琐。 

对小凤而言,尽管新疆目前的还未出台相应的文件,但唇亡齿寒,小凤也在为接来的出路做考虑。 

在小凤的矿场,已经有不少客户找她询问过情况。 

“我们有最乐观的期待,但同时也要有最坏的打算。” 

在小凤看来,这个最坏的打算,就是出海,而这也同样是奋强的打算之一。 

“ 本来,我们想先迁移到云贵川的,正好丰水期也要来了。”奋强告诉深链财经,“但这段时间好像全国各地都在收紧。” 

5月27日,为充分了解四川虚拟货币“挖矿”相关情况,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下发通知,将于6月2日展开小范围内为座谈研讨会。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项会议内容是,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分别汇报各自供区内虚拟货币“挖矿”有关情况及相关建议,关停虚拟货币“挖矿”对今年四川弃水电量的影响分析。

尽管此次会议重点在于探讨和交流,并不会出台相应的政策法规。 

但在奋强看来,四川最终很有可能“效仿”内蒙。

因此,对于全国矿工而言,出路只有两条,要么积极配合地方政府整改,要么出海。 

整改还是出海?

出海谈何容易。 

早先,在2019年熊市阶段,由于彼时比特币价格低迷,且电费高昂,挖矿收益低。就有不少矿工选择出海伊朗、俄罗斯等国家来继续挖矿。 

然而,一方面,矿机出海路途遥远,且身处异乡,矿工们难以对自己的财产做到行之有效的保护。

有媒体报道,譬如在伊朗,其军队的一个分支伊斯兰革命卫队在边界有很大的影响力,他们有权决定哪些货物能够进入伊朗,哪些货物不能进入。矿机有可能在边境被扣留或没收,虽然一些物流公司可能有保险政策来弥补损失,但只能通过法令获得补偿,然而矿机却没办法要回。 

“此外,海外也没有那么大的体量能吃下中国的算力。”小凤告诉深链财经。 

如上文所述,目前内蒙古的比特币算力超过了美国全国的算力,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中国矿工出海到美国,还需要对应的去修建足够多的诸如变电站等在内的基础设施。

前前后后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同时也非常考验矿场的现金流。

更何况,在当下全球局势日益紧张,疫情愈发肆虐的背景下,出海对于矿工而言,并非最明智的选择。

除了出海,另一方面就是严格遵循当地法规。

此前,很多矿场为了拿到更便宜的电价,一直在打擦边球,有的把自己包装成了政策鼓励的“云计算”基础设施,有的还在变相享受政策优惠。

在此之后,如果矿场想要继续谋求发展,曾经这种巧立名目的手段就不再可取了。 

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就是去寻找清洁能源。 

目前来说,火电虽然稳定,但污染严重,水电尽管充沛,但每年有较长时间的枯水期,而光电、风电不稳定,难以储存。

出海之路道阻且长,国内清洁能源配额不够,未来,肯定会有很多矿工被淘汰。在采访时,不少矿工都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作者:深链评测;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凡“得得号”文章,原创性和内容的真实性由投稿人保证,如果稿件因抄袭、作假等行为导致的法律后果,由投稿人本人负责得得号平台发布文章,如有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内容,请广大读者监督,一经证实,平台会立即下线。如遇文章内容问题,请发送至邮箱:linggeqi@chaindd.com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9 − 14 =

最新文章

比特币矿业大变局:能源与算力格局的双重更迭

在经历持续数月的牛市狂欢后,比特币矿业在近期突然陷入舆论漩涡与监管潮中,同时也给加密市场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因素。

【链得得晚报】2020年中国产业区块链市场规模突破...

各平台显卡价格正朝理性价格靠近;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停止交易部分高风险币种;“末日博士”鲁比尼:比特币是一个“巨大骗局” 其基本价值是负数。

【链得得早报】福克斯娱乐公司计划为其NFT项目投入...

萨尔瓦多部长:目前使用比特币来支付薪酬还为时尚早;福克斯娱乐公司计划为其NFT项目投入1亿美元;NYDIG为摩根士丹利的新比特币基金提交申请;美众议院民主党议员成立专注于加密货币的工作组。

青海等多地发文整顿比特币挖矿 有矿工称其云南矿场已...

继内蒙古率先响应国务院金融委提出的“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后,其他地区也开始整顿虚拟货币挖矿产业。6月11日,澎湃新闻从一位矿工处获悉,其在云南托管矿机的矿场于今日上午关停,在新疆托管矿机的矿场也于今日关闭。

一个水电比特币小矿工的心声:我们给贫困山区带来了什...

我们主要是做水电挖比特币的,在四川云南的大山里面有一些水电站,在夏季丰水期的时候,这些水电站可以满负荷运转,给周围的县城和村落供电,因为地形落差大,这边水电站丰水期满负荷运作的时候可以产生比较大的电量。